您的位置: 驻马店信息港 > 故事

奇葩证明你开过几张图

发布时间:2019-10-20 00:35:39

奇葩证明,你开过几张?(图)

外来工付朝权曾是南海区一家制釉厂的窑炉工,因患职业性肺癌被认定为工伤,经过两年多治疗于2012年去世,死后却由于工亡待遇的赔偿,让妻子安强文饱受“开证”折磨。

付朝权是贵州省思南县人,三个孩子及年迈的父母仍在老家。按照工伤保险待遇的有关规定,付朝权因工死亡,其未成年的孩子及父母均可获得相应的抚养费和赡养费。据安强文的代理人何晓波介绍,由于工厂未能为付朝权足额购买社保,所以工亡待遇就由社保基金和工厂按责承担。

“社保局对三个孩子并没有提出异议,但难就难在两个老人身上。”安强文说,虽然户口本上也有付朝权父母的户籍信息,但社保局还是要求提供两位老人健在的证明。

身在佛山的安强文从2012年3月份只能委托老家的亲友帮忙办理,由村委会出具老人健在证明,并加盖派出所的公章。次证明邮寄过来后,社保局工作人员称要有老人照片,并要老人手持近的、有日期的《贵州》。

第二次证明邮寄到了佛山,却因为照片中报纸的日期不清楚需要再次补办。“我不知道社保局为什么要这么做,既然有派出所、村委会的健在证明,还有户籍证明,为什么还有手拿报纸照相。”安强文说。虽然直到当年的8月份,14万多元的供养亲属抚恤金终于拿到了,但这个《父母健在证明》却让安强文熬了好几个月。

2012年5月12日,来自湛江的小伙子梁俊在顺德一家印刷厂打工,上班期间发生意外右手臂被卷进机器,导致右手臂大部分截肢。梁俊虽然被认定为工伤,且劳动能力鉴定为三级伤残,但他的工伤赔偿却遭遇到了麻烦。

“我在这家厂子工作了四五年,初公司给我们购买了社保,后来就没有买,工厂支付了住院费和安装假肢的费用,其他费用均没有赔偿。”梁俊通过诉讼虽然赢了官司,但工厂一直没钱支付赔偿。2013年9月,梁俊向顺德区社保局申请工伤费用先行支付,经政府各部门的调解终于在去年7月份开始领取1982元/月的生活费。


安顺癫痫治疗方法
贵阳有治癫痫病的医院吗
贵阳儿童癫痫病专科医院
六盘水癫痫病医院在哪里啊
南阳龟头炎医院排名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