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驻马店信息港 > 法律

当代天师 96章 我和你不熟

发布时间:2020-01-17 02:45:59

当代天师 96章 我和你不熟

今天,陈自默放下了掩藏心识的术法研究,转而研究刘超教他的那几招内功秘诀。

刘超家传的内功秘诀,在常人看来必然深奥难懂,但对于术法基础知识丰厚,又聪慧且擅于钻研的陈自默来讲,就像是一位文学大家拿到了一本文言史书,稍加诵读便能解出其意。

说白了,这几招秘诀,就是运内力而动,控筋骨皮而封,经脉合理地收缩扩张的诀窍,但毕竟是传承了几百甚至上千年的武学精华,易懂难练,技巧性和实用性相当高,寻常习武之人需要长期的尝试、习练才能慢慢掌握并熟悉,但,只要练成了,效果非常好。

当刘超讲述完的同时,陈自默就已经大概明悟了这种秘诀的修行和运用方式,并确信自己可以做到。

因为他不需要再去长时间的尝试和习练,所谓“运内力”其实就是让本元在体内游走,而现如今的他,大小周天已通,可以随心所欲地调动本本元在体内以最快速度依各种规律运行,习这几招拳法内功,实在是太简单不过了,而且效果肯定比刘超要强得多。至于控筋骨皮而封,虽说这外练功夫,陈自默没怎么苦熬打磨过,但上次险死还生,身心受到了极其罕见的超高强度淬炼,再加上过了这些年苦日子,又一直坚持每天打太极拳,初中时期步行走读三年,练就出的身体素质,比寻常人要好得多,也坚韧得多。只是,由于净体境圆满后而导致的细皮嫩肉肌肤,乃至个人出尘的气质,没有刘超那般生生外练出的硬朗粗犷罢了。

借刚学的几招秘诀,陈自默很快推演出了可行性相当高的十多种术法,理论上来讲,完全可以起到近乎相同甚至比之还要好的功效,有单用的,有相互作用,也有可以和刘超所授秘诀一起用的。而且,陈自默推演研究出的这些术法,不是针对一两处的封堵,而是针对全身经络器官,他要做的,就是全面封堵。

晚上。

晚自习下课后,陈自默破天荒地早早离开了教室。

他没有回寝室,而是去了操场——他需要找一个僻静合适的地方,习武引天地五行元气汇聚,再以术法修行之态,在体内填充满本元,然后迅速施展自己研究出的术法,尝试着封闭体表各处,从而把体内本元的外泄通道彻底堵住。

可是到了操场后,他发现……

他妈的,果然是初秋时节不冷不热舒适如春,人也爱发春吧?

只见操场上,到处都是结伴绕着操场跑道遛弯儿谈恋爱的,还有约在篮球架下的、单杠、双杠下的、操场某个阴暗角落中的……一对一对儿的,互不干扰。

这,是早恋!

是校规中三令五申严厉禁止的荒唐行为!

但凡早恋,而且如此肆无忌惮在学校里公然约会的,双方基本上都不是什么好学生!陈自默义愤填膺,有些气急败坏地转身离开——此处不适合,那就另寻别的地方吧。

可是在学校里找了半天后,他发现实在是没有比操场更合适的地方了,而且,他又迫切地想要去做实验,以便尽早成功。所以只能返回到操场,远远看着西北角那里没有人影,陈自默快步往那边走去。至于那些相依相偎绕着操场溜达的坏学生兼小恋人们,陈自默也懒得去理会了,被他们看见又如何?

我陈自默习武打拳,正如刘超在校内习武打拳那般,很正常嘛。

“谁敢围观,就别怪我扮演恶人不给面儿……”感觉时间浪费了许多的陈自默,内心焦急生怒。

等走到了操场西北角的跑道边缘,陈自默才发现,由于这里光线太暗,而且有繁茂绿植和两排枝繁叶茂的大树,所以之前没看到,一男一女两名学生,大概是为了追求浪漫和温馨吧,竟然站在树木和繁茂绿植的阴暗处,搂抱着亲亲啃啃……

察觉到有人在绿植外侧看着他们,女的当即有些羞赧地推开男生,把脸颊侧过去。

身材高大健硕的男生,顿时怒气勃发,扭头喝骂道:“看他妈什么看?滚!”

转悠了半个多小时都没能找到合适地方的陈自默,本就心里焦急,听着对方竟然张口就骂,顿时心生戾气,语气阴沉地说道:“你们俩,换个地儿,我要在这里练武!”

“去你妈的!”高大男生松开女友,大步走过去就要收拾陈自默。

他叫李玉祥,高三9班的学生,在县一中是和邹新亮齐名的人物,如今邹新亮在学校如同销声匿迹般,再不敢也没脸耀武扬威,连篮球队的训练都不再参加,真正老老实实就等着混毕业证了。而李玉祥,自然就成了全校首屈一指的人物。刚才他和新交的女友正自上下其手地厮磨起兴,都快忍不住想要就地解决了,却突然冒出了这么一个不开眼的家伙,打搅了他的性趣不说,竟然还以命令的口吻,让他和女友换个地儿……这他妈不是太岁头上动土吗?

练武?

练你妈个蛋,就算是刘超来了,老子也照样翻脸!

李玉祥怒气冲冲地跨过一簇簇修剪整齐的茂盛绿植,伸手便揪住了陈自默的衣领。

陈自默没有抬手阻拦,也没有先发制人,任凭对方揪住衣领把他拉近,只是仰着脸冷笑看着对方。李玉祥嘴里骂骂咧咧,挥起拳头就要打这个不开眼,还有点儿傻乎乎的不跑不躲不反抗的小子,可拳头还未砸下,就停在了半空中。

李玉祥怔住,脸上的表情在飞快地、极为滑稽地变化着。

“你,你是……”

“我叫陈自默!”

“哦,哦,原来是自默啊,这,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……”李玉祥赶紧松开了陈自默的衣领,一边神情尴尬手足无措地露出满脸尴尬、讨好的笑容。

陈自默仰着脸,抬手轻轻拍着李玉祥的脸颊,笑道:“别说得好像咱俩很熟似的,我,和你不熟!滚!”

当着女友的面,被如此羞辱喝斥,李玉祥当即怔住,心中怒火滔天——当初听说了邹新亮的事情后,李玉祥还在一帮狐朋狗友面前嘲笑邹新亮是个怂包,并吹嘘说如果是自己,宁可被打死,也绝不会屈服,他当初,也确实是这么想的。

可现在,恐惧战胜了胆量,他咬着牙,耷拉着脑袋,回去拽着同样吓傻了的女朋友,快速远离。

陈自默板着脸走到了两人先前亲热的地方,还别说,这地方真不错,比其它地方的隐密性更好。而且树木后面,到墙角之间的空地,足有三十多平米,原本这里也种了绿植,但大概是因为地质的缘故吧,全都枯死,只剩下了粗沙、碎砖烂瓦之类的建筑垃圾,还好由粗沙和泥土简单平整过,不至于坑坑洼洼。

懒得再去思忖刚才那小两口,陈自默平心静气,站定做起手式,缓推手,轻移步……

天地间,五行元气迅速汇集。

感应到体内充满了本元,与天地相参达成循环,陈自默当即依照自己研究出的一种术法,默念术咒,心法流转,施展开来封奇经八脉和十二正经……可是,停止了与天地自然的循环,又施以这般封堵的术法那一刻,体内本元突然仿若疯了似的,以更快的速度冲向其它还未堵住的脉络,陈自默还没来得及去一一施术封堵,本元便倾泻一空。

失败了!

但陈自默并不灰心,这也是意料之中的情况。

他重新站定,起手开始打拳,以武学气功心法为主,引天地元气汇聚,待入体本元充足后,施术封堵。

再次失败……

第三次,失败。

连续失败了数次,而且把刘超教的那几招都作为辅助用上了,仍旧没能成功。

疲累不堪的陈自默,也不嫌地上脏,直接坐在地上,一手搭在弓起的腿上,一手拖着腮,仔细琢磨着——理论上,都是可以的,而且有那么一次,确实成功封堵了所有的经络,但随即三魂五脏六腑七魄的一个个小周天,在愈发狂躁的本元冲击下,开始了高速的运转,竟在陈自默未调动大周天的情况下,自行迫使大周天运转起来。

于是,陈自默功亏一篑……

为什么无法成功?

难道,是存储的本元量太大了吗?

这不对——陈自默以观内境的修为,可以清楚知晓体内的本元有多少,在封堵过程中,本元迅速大量泄露出去,封堵住之后,体内剩余并不多,只是,完全被封堵在体内的本元,太狂躁了。

思忖许久之后,陈自默忽然想到了“聚气符”,想到了“掩息术”以及所需的“藏灵符箓”。

本元被封堵在体内,会变得狂躁难控,而“聚气符”恰恰是有储藏诸般灵气的作用,施以“聚气符”在己身,是否就能协助自己研究出的那些术法,安抚狂躁的本元乖乖待在体内?

再施以“掩息术”的话,就等于在身体上套了两层壳。

这样,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吧。

上海徐浦中医医院主治医生
成医附院医生
卵巢早衰能治疗吗
合肥治疗妇科方法
汕头割包皮过长多少钱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