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驻马店信息港 > 教育

辐射龚曙光母亲往事

发布时间:2020-06-04 13:34:54

母亲属鸡,今年本命年。

俗语说:七十三,八十四,阎王不请自己去。按男虚女实的计岁旧制,母亲今年是个坎。不过,母亲一生生活俭朴,起居规律,身子骨还算硬朗,加上平素行善积德,这个坎她迈得过去。

毕竟,母亲是老了。

近几次回家,母亲会盯着我看上好一阵,怯怯地问: 你是哪个屋里的? 过后想起来,又歉意地拉起我的手,连连道歉: 看我这记性!看我这记性!你是我屋里的啊! 1脸孩童的羞赧半天退不去。

当医生的大妹夫提醒:母亲正在告别记忆!话说得文气,也说得明白。我没法想象一个没有记忆的世界是什么样子,更无法接受母亲会独自走进那个世界。小时候在星空下歇凉,母亲每每一口气背下屈原的《离骚》和《9歌》,母亲的同学都说读书时她记忆力最好,母亲怎样可能失去记忆呢?

妹夫说在医学上目前没法治愈,乃至延缓的方法也不多。我感到一种凉到骨髓的无助和无奈!我不能束手无策,眼睁睁看着母亲走进那个没有记忆光亮的黑洞!我要记下母亲的那些往事,让她一遍一遍浏览,以唤回她逝去的记忆

2

母亲 出身丫环命,是个典型的富家穷 。

母亲的外婆家很富有。老辈人说澧州城出北门,沃野数十里,当年大多是向家的田土。向家便是母亲的外婆家。湘西北一带,说到富甲一方,安福的蒋家、界岭的向家,在当地有口皆碑。蒋家便是丁玲的老家。后来有考证说,兵败亡命到石门夹山寺的李自成,将家人和财富安置在距夹山几十里外的安福,改姓为蒋。能与当年的蒋家齐名,可见母亲外婆家不只是一般的有钱人家。

有一回,聊到《红楼梦》里的大观园,母亲轻描淡写地说:我外婆家有新旧两个园子,每个都有大观园那么大。虽然母亲淡淡的语气不象吹牛,但母亲离开外婆家尚早,孩子对空间的记忆常常会夸大许多。母亲见我怀疑,便说有一年躲日本飞机,国军一个团的官兵及武器粮草,藏在老园子里,日本飞机竟没有找到一个兵。

大学时我去了一趟界岭,在母亲描写的老园子前呆了好久。园子解放后分给了农民,听说住了一个生产队的人。我去时绝大多数住户已搬走,房屋坍塌得不成样子,只是轮廓还在。前面一口巨大的水塘,呈腰子形横在1座峻峭的山峰前,老园子便建在山水之间一块开阔的平地上。主人在水塘上修了一条路,路上建了一座吊桥,如果将吊桥拉起来,外人除非游泳才可能进到园子。

一名靠在断墙边晒太阳的老人告诉我,当年贺龙率兵攻打澧州城,有当地人点水,建议贺龙中途攻打向家园子,顺手牵羊捞些金银粮草回去。听说贺龙一看,园子不好打,怕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,误了攻打澧州的正事,老园子侥幸躲过一劫。母亲的记忆也好,老人的传说也罢,如今已都不可以确考,不过向家的富甲一方,却是毋庸置疑的。

母亲的母亲嫁到戴家,乡邻公认是明珠暗投。母亲的父亲家姓戴,那时已家道中落,除一块进士及第的鎏金大匾,当年的尊荣已所剩无几。

母亲的父亲很上进,立志中兴家道,重振门庭,于是投笔从戎。先入黄埔,后进南京陆军大学,在民国纷纷复杂的军阀谱系中,算得上嫡系正统。母亲的父亲身在军旅,平常难得回家,年幼的母亲没和父亲见过几面。

作为向家大 的母亲的母亲,恍如其实不在意夫君的这份志向,也不抱怨这类聚少离多的生活,更乐意生活在外家的老园子里。母亲便一年四季呆在向家的时候多,住在戴家的日子少。

记忆中母亲的舅舅很多,有在外念洋书并出洋留学的,也有在当地任县党部官员的,还有在家甚么都不做,成天酗酒烧烟、纳妾收小的。舅舅们各忙各的,没人关注这个寄居向家的外甥女,乃至对这位嫁出门的mm亦有一种不可思议的冷漠。婶娘们更是你一言我一语冷嘲热讽,虽有外婆疼爱,母亲和母亲的母亲都有一种寄人篱下的为难和愁闷。没多久,大约是母亲三四岁时,0..05母亲的母亲抑郁而死,将母亲孤零零地扔在了向家。

谈及母亲的母亲的死因,一位婶娘模糊告知母亲,说母亲不是戴家的骨肉。言下之意是向家大 另有所爱,而且与戴家公子是奉子成婚。那时母亲尚小,其实不明白这事意味着甚么,对她的命运会有什么影响,只当是婶娘们惯常的饶舌。懂事后母亲想起向家的这则飞长流短,又觉得将信将疑,由于母亲对婆家的冷漠,父亲对母亲的冷漠,除家世和个性的原因外,仿佛另有隐情。多年后母亲和我说起,我倒觉得以出现更多的互动于成就。在这两种模式中向家当年的家世与家风,大 以爱情抵抗婚约,做出点红杏出墙的壮举,仿佛也在情理中。

这件事的后果是苦了母亲。母亲的父亲不久便续弦再娶。有了上次迎娶富家千金的教训,这次娶了1名清贫人家的女儿,并很快生下一男一女。在这个新组建的家庭里,母亲成了外人。母亲的父亲仍然在外戎马倥偬,继母带着三个孩子在家。即便继母不是生性刻薄,母亲在家也要带弟妹,洗尿片,打猪草

母亲的外婆去世后,母亲成了真正的孤儿。在富有的向家和衰落的戴家,母亲都是无人疼爱的无娘崽!就在外婆死去的那一刻, 家 便在母亲的情感世界中完全坍塌了。

母亲停学在家,一边仔细照料弟妹、侍奉继母,一边热切地盼望军旅在外的父亲回来,她相信在外做官的父亲,一定会支持自己返校读书的想法。

住在向家时,母亲已发蒙读书。起先是在私塾,以后是在新式学校。新校是母亲的3舅创办的。国立湖南大学毕业后,三舅原打算留学欧洲,适逢二战爆发,欧洲一片烽火,只好回到老家。三舅不愿像其他舅舅那般花天酒地花天酒地,便拿出自己名下的家产办了1所新式学校,一方面想用新式教育培养向家子弟,以使其免蹈父辈复辙,一方面收教乡邻学童,也算报效桑梓。

开学那天,三舅将母亲从昏暗的私塾里拉出来,带进敞亮的新式教室,开启了母亲的学校生活,也由此奠定了母亲对三舅的好感。在母亲数十年的人生里,三舅是唯一一个母亲在心里敬重和感激的向家人。母亲的外婆去世后,母亲回到戴家,没能再返学校。其间3舅到过一次戴家,希望将母亲带回学校。母亲的继母一面客客气气地招呼客人,一面将弟妹打得大呼小叫,一会儿喊母亲换尿布,一会儿呼母亲剁猪草,忙得母亲团团转。3舅的话没说出口,便被戴家那忙乱的场面堵回去了。

母亲期望在外参军为官的父亲回来,相信父亲一定会同意她返校读书。她虽然不知道父亲在外当多大的官,但父亲曾就读黄埔,而黄埔在母亲那辈青少年心中,是一个神圣的殿堂。但是就是这位黄埔毕业的学生,完全摧毁了母亲的读书梦想。 一个丫头读那么多书做什么?就在家里好好带弟妹,过两年找个人嫁了! 父亲的每一个字都像一块冰,将母亲滚烫的心,冻成了一块冰疙瘩,以后几十年也没有化开。不再读书也罢了,还要草草地嫁出去,十三四岁的母亲忽然觉悟,她也许真不是戴家的骨肉。

母亲一声没吭,却止不住泪水决了堤一般地往下流。半夜,母亲跑到生母的坟头,撕心裂肺地大哭,哭到不能再流出一滴眼泪,不再发出一丝声音 下弦月牙从絮状的云层中露出来,清冷地照着杂草蓬乱的坟头,远近的松涛呜呜地吼着,像波涛也像鬼叫。母亲蜷缩在坟头,那么弱小,那么孤单,孤单得像夜风中飘飘荡荡的一根游丝,黑压压的树林里一明一暗的一点萤火,无所寄寓,无所依傍,只有茫茫苍苍的天地任其飘流!

从败草丛生的坟头动身,母亲星夜兼程去了澧州城。先考上了澧县简师,后来又考上了桃源师范学校。从此,母亲作别了繁华的向家和衰落的戴家,再也没有返回,乃至没有遥遥地回望一眼。

为什么灰指甲难根治
千年古方再现活力!“太极藿香正气液传统制作工艺”列入非遗名录
经典古方的现代演绎:“太极藿香正气液传统工艺”列入非遗名录
手上灰指甲的治疗方法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