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旅游

江苏破获全国首例木马病毒案逮捕20多亾

2018-11-01 11:26:44

江苏破获全国首例木马病毒案逮捕20多亾

2008年7月中旬,经过4个多月的缜密侦查,盛名一时的“伯乐”木马制造者吉才在深圳被江苏扬州警方抓获.这一团伙苦心经营一年多的庞大“帝国”瞬间轰然倒塌,20多名主要犯罪嫌疑人落入法.

“伯乐”不识马专门养“木马” 价值8000元“宝刀”被

今年4月初,民小秋玩电脑游戏时,屏幕上突然跳出一个窗口,称点击下载该程序后,可以提高游戏运行速度,小秋丝毫没有犹豫,点了下去.

然而,时隔10分钟左右,许多莫名站陆续弹出,且无法关掉,小秋估计可能中毒了,随即关闭电脑.可当他再次打开自己的游戏账号时,意外发生了:身上的装备全都蒸发,一把价值8000元的宝刀,也没有了踪影.

玩过上游戏的人都知道,电脑游戏里的装备虽然是虚拟的,但都可以通过现金来确定价格并交易,小秋认为这是别人采取了非法的手段盗取了自己的游戏装备,便立即报警.

此时扬州市公安局警支队十分忙碌.近期,通过互联的报警处理平台每天接受这类游戏装备被盗案件十几起.

经查证,警方判断,这很可能是一种叫“伯乐”的木马病毒所为.

循着“蹄印”找到“养马人”

警方决定以此为突破口.在扬州市公安局警支队里,数十台电脑前,民警查访各大游戏站和论坛,通过对数万信息的筛选、研判,终于找到“马蹄印迹”,一个自称该款病毒制造者的人进入警方视线,他的名就叫“伯乐”.

7月8日,“捉马行动”全面展开.

当 天上午,扬州火车站候车大厅内人来人往,喧闹嘈杂.一对年轻的夫妻正有说有笑地等待火车进站.“你好伯乐,我们是警察,请跟我们走一趟.”年轻人周围 突然出现一队警察,大厅内一阵骚动,随即沉静下来.妻子木然站立不知所措,男子知道事已败露,低声对警察说:“我跟你们走,只是请留点面子.”警察听出话 外之音,未给他上手铐,只是警惕地站在他身边.男子神色黯然地牵着妻子的手,随警察离去.

在广陵公安分局,“伯乐”交代,木马程序的制作、销售是一个分工明确的组织,而他仅仅负责上销售.所有的病毒程序都是一个叫“大哥”的男子提供的,由于只是上交易,“大哥”姓什么,长什么样子一概不知.

在浙江发现病毒源代码

查看“伯乐”与“大哥”交谈记录,民警发现“大哥”来自浙江台州,且未察觉到“伯乐”已经落入警方之手.7月9日,也就是“伯乐”落的第二天,抓捕小分队出现在台州某小区.

“ 你好,请开门,我们是小区物管.”民警按下门铃后大声说道.门打开一条缝,民警推门而入,将毫无准备的“大哥”抓获.民警环视左右,发现“大哥”的屋内装 潢豪华,但却并不像一个制造病毒的工作室.疑惑之际,另一民警看出猫腻,此房是楼中楼,且经过伪装需从外楼梯才能到达顶楼.打开楼上大门,场景令人震 惊,10多台台式电脑、笔记本电脑、服务器交错排开,4名工作人员正在检测新编写的“伯乐”木马病毒.

在“大哥”的保险箱里,民警又有重 大发现,这里不仅摆放了130多万元的存单,还有一个精致的移动硬盘.大哥交代,硬盘中存储的正是“伯乐”木马的源代码.就在民警欢欣鼓舞,认为已将这个 团伙连根拔起的时候,一个令大家意想不到的结果出现了,“ 大哥”交代“伯乐”木马的编写者并不是他,而是另有其人,名叫吉才,居住在深圳.

7月14日,吉才独自一人用餐,当他走出餐厅时,等候已久的民警将他带上车.经吉才交代,他确是伯乐木马病毒的始作俑者.吉才也成为全国被抓获的木马病毒制造者.

拔出萝卜带出泥,随后警方又马不停蹄上北京,下广州等地,行程数万公里,抓获涉案嫌疑人20多名,缴获赃款200多万元.

“病毒之父”只有初中文化

白白净净、年轻、头发微鬈,这是吉才留给人的印象,然而这个帅气的青年却是叱咤络的“伯乐木马”的始作俑者.

吉才是湖南郴州人.据吉才说,初中时他的成绩在班上排名中游,毕业后就外出打工.2000年左右,吉才来到郴州电脑城,次接触到电脑和络,并被深深吸引.面对神奇的电脑,吉才突然来了学习兴趣,在初中文化的基础上,自学英语和数学,并开始学习编写小程序.

兴趣是的老师,扎进电脑知识的海洋,吉才如饥似渴,从早上起床到次日凌晨,他就像被粘在了电脑前的椅子上,动也不动.不久,吉才编写的WINDOWS操作系统维护程序诞生了,并由此引得郴州电脑、络同行们的关注.

2002 年吉才来到深圳谋求进一步发展,并在某电脑公司从事编程工作,编程技术日益精进.行业内的人,经常找到吉才编写程序及相关模块.2007年,吉才通过熟人 介绍认识了“大哥”.此时,在络里混了多年的“大哥”看准一个“商机”,即通过木马程序盗取游戏者的装备,再转卖给游戏者,以获取巨额利益.正需要金钱 的吉才与“大哥”一拍即合.

据吉才交代,他负责编写、维护并升级木马程序,每月可从“大哥”处获得4万元的收入.编写一个木马病毒收益如此之大,财富从何而来?随着对涉案当事人审查的深入,一个庞大的黑色产业链条呈现在民警面前.

盗号黑色产业链浮出水面

要说清这个产业链并非易事,因为其结构过于庞杂,犹如一个树形结构,在主干上生出许多枝干,枝干上又长出许多枝丫.这里,我们以主干为表述核心进行解析.

如果把主干形容成一个公司,那么“大哥”就是公司老板;吉才是技术总监,负责产品制造与升级;“伯乐”是销售总监.

买主是那些专门从事盗号的人.每款木马的价格在4000元左右.如果买主要求单独为其制作一个木马,需要支付30000元左右的费用.另外,木马要不断升级以避免杀毒软件查杀,买家还得另外支付升级费用.

这些买主大多为盗号者,他们通过“流量商”将木马病毒植入他人的计算机内.由于“流量商”与许多站都十分熟悉,并有业务往来,他们将已伪装成广告等形式的木马病毒,放到点击率较高的站主上,当你点击到那些弹出窗口时,木马病毒就“种”到了你的计算机上.

“流量商”按每次点击1角钱的价格,回报站.据涉案人员交代,由于全国民人数众多,他们每天能种10万多个“马”,为此也要支付万余元的费用.

“伯乐”交代,友中毒后,当启动游戏时,自己的账号与密码就会自动出现在盗号者的眼前.面对如雪片般飞来的信息,盗号团伙一方面使用被盗民的用户名密码登录游戏,清洗玩家的游戏币、装备等虚拟财产,然后通过专门的络再在上销售,从中赚取利润.

来不及处理的,就干脆再倒卖信件.据涉案人员交代,2007年12月以来就通过传播“伯乐”等有害程序,盗窃游戏账号2000万余封,非法获利数百万元.

公园健身器材厂家
成都幼儿师范学校
香港大额贷款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